對中國絕不讓步:美國前國務卿龐佩奧的中國交手回憶錄

對中國絕不讓步:美國前國務卿龐佩奧的中國交手回憶錄

台湾花莲地震已致7人死亡711人受伤

2018年龐佩奧國務卿任內訪北京,會晤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中國外交部長王毅等人。 圖/路透社

▌本文爲《絕不讓步:龐培歐回憶錄》(聯經,2024)書摘

文/美國前國務卿龐佩奧(Mike Pompeo)

我還把焦點放在對付中國不當處理COVID-19疫情時,川普總統的任期也即將結束,當時很難說他會不會連任。我必須繼續追究中國幾十年來的其他失格行爲。

我花了大量時間與高階商業領袖談論中國,更具體一點來說,是在談中共如何控制他們。我想當中有些產業的主管認爲我瘋了。在疫情低谷,我接到一位科技公司執行長的電話,過去幾十年來他一直涉足全球健康問題。他敦促美國要提高更多全球疫苗行動的參與度,也就是說,投入更多的資金來支持全球疫苗免疫聯盟(Gavi)。

我趁機問他:「你認爲中國人爲什麼會這麼喜歡你?」他不喜歡這個問題,因此電話中我就不再提了。但他和我都心知肚明,他之所以能接觸到中國高階領導人,不是因爲他的外表或智慧,而是因爲他是他們的下一個目標。

在私下的談話中,我一再提醒這些美國企業巨頭,去中國做生意到底意味着什麼。

中國不存在真正的私營企業。就是這麼簡單。

共產黨可以合法擁有或控制任何經濟和商業實體,或迫使你按照國家當局的指示來營運。如果你和中國政府擁有或控制的企業做生意,就等於是在跟中共做生意。這一點不僅明訂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的規範中,而且只要用常識就可以理解。問問馬雲吧——這位高調的中國商人在二〇二〇年神秘消失了好幾個月——問他認爲自己實際上是否掌控了什麼。

2019年龐佩奧與川普一起出席NATO峰會。 圖/路透社

台中乌日1社区大楼多处墙裂 居民吓到不敢回家

共產黨可以合法擁有或控制任何經濟和商業實體,或迫使你按照國家當局的指示來營運。如果你和中國政府擁有或控制的企業做生意,就等於是在跟中共做生意。圖爲北京人民大會堂頂上紅旗飄揚,遠處是北京市中心商務區的高層辦公大樓。 圖/美聯社

中國企業受到中共控制已經夠糟糕了,要是連美國企業都受制於中國政府,那就更糟了。根據中國法律,包括美國公司在內的所有位於中國的公司都必須與中國情報和安全機構合作。二〇二二年,中共甚至擴大規範,要求西方企業將黨的組織納入他們在中國營運的機構中。跟中國有聯繫的任何企業都面臨風險。

疫情期間,我看到中共政府阻止美國公司運送他們在中國製造的產品,以履行和美國客戶的合約,這些產品原本是要用美國飛機運送的。這聽來沒問題吧?然而,中國政府竟然拒絕批准貨運文件。我見過中國政府威脅美國公民在中國的親屬,如果他們不合作的話。我見過兩名加拿大人和無數其他人因爲中國的政治目標而被拘留。中國的法律體系——這本身就是個充滿矛盾的詞彙——只會保護黨的首腦。美國公司無權擁有在中國的財產;它們沒有所有權,只有臨時持有權。

川普執政時期,我們開始向商界發出警告,如今這對全球企業都開始產生真正影響,大家都變得更加謹慎,悉心權衡在中國經商的危險。我們需要美國企業協助,才能對中共追究實際的責任。

川普政府的一個領導團隊也努力在阻止中共的大外宣和間諜在各個地方運作。他們的目標不只有聯邦官員,例如民主黨衆議員艾瑞克.史瓦維爾(Eric Swalwell)和資深民主黨參議員黛安.范士丹。中共也針對我們的大學、地方政府、媒體和智庫等展開動作。而且最糟糕的是,其中有許多活動都是合法的。

中共從很早以前就已經找到向美國這個開放社會灌輸毒素的方法,他們會利用有外交身分的官方代理人,也會脅迫中國公民來達成其意圖。多年來,中共在美國校園經營「語言和文化中心」,也就是所謂的「孔子學院」,儘管目前的數量比川普政府之前少得多。(但有時他們的仇美顛覆言論也很難與許多大學課堂上教授的內容區分開來)。

中共試圖對美國菁英洗腦,他們透過中國國營的《中國日報》(China Daily)在《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甚至是《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 付費發表評論或廣告。二〇二〇年,美國司法部起訴了一名中國間諜,據稱他甚至滲透紐約市警察局,監視生活在紐約的西藏人。

2015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中)出席倫敦大學學院內的孔子學院活動。左爲英國安德魯王子。 圖/美聯社

沧州市区两宗住宅用地将拍卖,起价超6亿元

大家都變得更加謹慎,悉心權衡在中國經商的危險。圖爲北京。 圖/路透社

美國社會的任何一個環節都難逃中共的統戰,這些活動是由位於華盛頓特區的中國大使館來運作的。一些活動甚至直接由北京操控,像是中共統戰工作部的中國和平統一促進委員會,他們在全美各地設有三十多個分支機構。在此我要請每一位公民、商業和學術領袖對那些聲稱代表中國機構的人保持警惕,特別是在他們開出誘人的條件或提出新的合作伙伴關係時。我毫不懷疑,要跟他們做生意的一項條件就是講一些中共認可的謊言,或是對他們的惡形惡狀視而不見。

0403花蓮大地震 /桃園中華賓士天花板塌下 展示新車E-Class全被砸

在美國境內打擊中國間諜網絡比你想像的要困難得多。聯邦政府機構在如何處理從事間諜活動的外國人方面存在分歧,這些機構多半是和國務院及中情局對立的。在一般情況下,當一個機構確定行爲不軌者——他們通常是獲得待在美國許可的「外交官」——會提出將他們驅逐出境的要求, 但這時國務院和中情局會不情願,因爲他們知道,如果美國驅逐了一名俄羅斯或中國的外交官,這些國家將採取報復行動,驅逐我們的一位外交官,進而削弱美國的情報能力。

Only Sense Online

不幸的是,由於在美國運作的外交機構都是歸國務院管轄,那些有問題的外交人員幾乎總是逃過一劫。在我任職於中情局和國務院的這四年期間,我決定採取不同的做法。沒有人可以利用外交身分在美國進行間諜活動,一經發現,我們應該將他們踢出去,而且最好要公開此事。

洛城东 小说

對執法部門來說,這真的是個相當悅耳的好消息,但在我所任職的機構內,這種做法卻成了異端邪說。最好的一個例子是我花了整整三年的時間才關閉中國駐休士頓領事館,那裡是中共間諜活動的中心樞紐。

雖然美國政府官員對這個外交機構是間諜集散地的事情早就略有所知,但關閉領事館會帶來嚴重的後果。我的團隊一定會說:「誰知道中共會如何迴應?他們也會關閉我們的領事館,至少一個,甚至可能是所有的領事館。他們可能拒絕給所有政府官員簽證。我們不能冒這個險。」

但我的看法不同。中國駐休士頓外交人員當時在竊取德州大學醫療系統中的重要醫療技術和方法。幾乎可以肯定的是,中國還從竊取了休士頓德州大學安德森癌症中心(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的大量癌症研究數據,就像我們確切得知中國曾竊取全球各地COVID-19疫苗研究的資料一樣。

事實上,安德森癌症中心在二〇一九年曾解僱三名研究人員,原因就是他們涉嫌提供研究數據給中國。我們還知道,中國正竊取德州一間頂尖能源技術公司的資訊,並以我們尚未完全瞭解的方式監視着港口活動。而且不僅是美國的智慧財產被盜,歐洲那裡的專業技術也是。所以,我和我的同事們決定要規劃一場行動。我們與駐華大使泰瑞.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聯手,爲他的團隊準備好可能會遇到的報復措施。而且我們小心行事,確定這項計劃沒有一丁點消息泄漏。

圖爲龐佩奧2018年國務卿任內,訪北京會見中國國務委員、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 圖/路透社

歷史將來會判定這是對外國間諜活動進行的一次最出人意料的清剿任務。我們從美國司法部那裡取得一系列的起訴書。接下來,在二〇二〇年七月十九日,我發出一份外交照會(démarche), 這是外交官之間的正式公文,用以聲明一國的政策立場,這種照會很少由國務卿發出,但我要讓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明白這件事的嚴重性。

站上科技浪潮尖端 統一奔騰掌趨勢

崔大使來到我的辦公室,他對這個壞消息毫無準備——對於我們這項行動的保密工作來說,這是一個好跡象。崔天凱的第一個反應是一個奇怪的要求,他要求我停止把中國人民和中共區分開來。

厄运电量

品观点|高市卫生局抽验应景食品 萝卜农药超标不符规定

他很痛恨我執意要揭開這個謊言:中國人民是由像他這樣的人來代表。

他心煩意亂地表示,中共勢必將關閉美國的第六個領事館:香港。接下來,他火力全開,試圖停止我們清除間諜的行動。他向白宮、國會山莊、川普女婿賈瑞德.庫許納、國家安全委員會、國防部以及其他任何願意聽他講話的人求助。他動用了所有的關係,試圖孤立我,並試着調查這次的外交照會是否代表整個美國政府要齊心協力投注在這上頭,又或者僅僅是我個人的意願。

他很快就意識到這次是玩真的。我們的行動繼續進行,在七月二十二日宣佈中共必須在七十二小時內撤離休士頓總領事館。儘管崔大使堅稱他們在休士頓沒有任何需要隱藏的東西,但在幾個小時後,負責這次行動的布萊恩.布拉陶進入我的辦公室,打開電視。我們看了每個電視頻道,都在報導休士頓中國總領事館發生火災,濃煙密佈。這裡沒什麼好看的,同志們,請散開。

正如崔大使所威脅的,中共隨即採取報復行動,關閉了美國的一個領事館——但不是在香港的那間,是在成都的。這確實很不幸,但這樣的犧牲很值得。司法部的起訴書和關閉領事館的行動迫使中共不得不撤回幾乎所有在美國的特務。而這還連帶產生額外的好處,引起其他國家也開始對他們的間諜部署有所動作。

我希望能夠說服總統讓我關閉更多的領事館——這不是你來我往的攻防, 而是因爲中共在美國的活動跟美國在中國的活動非常的不對等。不應該任由這種嚴重的失衡持續下去。

對抗中國,刻不容緩。圖爲一名居住在土耳其的維吾爾社區的抗議者,在伊斯坦堡舉行的抗議活動中舉着標語,抗議中國政府對維吾爾人進行種族滅絕。 圖/美聯社

《絕不讓步:龐培歐回憶錄》

作者:麥克.龐培歐(Mike Pompeo)

譯者:季晶晶、吳國卿、王惟芬、拾已安

出版社:聯經

出版日期:2024/03/28

內容簡介:美國前國務卿麥克・龐培歐是川普外交團隊的核心人物。他在2016年受命擔任中央情報局局長,2018年接任國務卿一職,成爲川普內閣中唯一任職四年的國家安全成員。他作風強硬,抨擊中國人權議題、批評伊朗與恐怖主義的關係、推動北韓去核化、以行動支援以色列。種種打破固有外交政策格局的作法,引發外界側目與爭議,但他自認秉持美國建國原則和基督教信仰,並致力在全球促進民主與自由。在任內,他也領導一場巨大的變革,重塑美國與中國的關係,影響了全世界,包括臺灣。《絕不讓步》記述龐培歐與各國領導人互動的精采故事,及他對當代世界的分析與觀點,娓娓道來他如何協助川普政府制定顛覆華盛頓傳統的「美國優先」方針。本書也是一本高潮迭起的真實紀錄,大膽解密不爲世人所知的政治幕後故事。

0403花蓮大地震/新店8房及停車場下陷、水管震斷 全區500戶無水可用